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首页党群生活党建动态 > 凌云健笔意纵横
详细信息

凌云健笔意纵横

作者:萧兴国日期:2014年11月11日 00:01

------谈董必武诗作中的用典

武汉中学萧兴国

  “用典”,古人称之“用事”,是我国古代诗词常见的表现手法之一。典故用得好,用的活,不仅可以丰富作品的内涵,而且能增强诗词的审美感受和文化意蕴。《诗人玉屑》卷七载:“东坡最善用事,既显而易读,又切当。”董必武同志是革命伟人,也是古体诗的写作高手。他幼年入私塾,后举秀才,做教员,投身革命。他饱读诗书,学养深厚,阅历丰富,情怀广阔,即使在艰苦的革命斗争年代和繁忙的工作条件下他仍然歌吟不辍,诗以寄怀。新编本《董必武诗选》(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共收录其古体诗达600首。董必武同志的诗作内容丰富,境界阔大,风格稳劲。它不只是个人经历和感受的真切抒发,而且是民族命运,时代风云,革命斗争,祖国建设的历史见证。古体诗的写作是非常讲究技巧的,毛泽东同志在《给陈毅同志的一封信》中说:“董老善五律”,乃其诗坛知音。董必武同志的古体诗不仅平仄对仗工整,声律和谐,而且善用多用典故,可谓信手拈来,自然贴切,璨然夺目。笔者粗略检阅,董老诗作中的典故可分三类:一为人物典故,二为故事典故,三为语句典故。下面试作点具体说明。

  1、人典,即以历史人物入诗,借以叙事抒怀。例如:

  (1)大颡虬髯骨相奇,胸罗武库是吾师。(《闻杜斌丞先生在西安遇害》)“武库”,用杜预典。《晋书杜预传》:“预在内七年,损益万机,不可胜数,朝野称美,号曰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也。”诗中用以称赞杜斌丞的才干智谋。(2)能谋颇似房仆射,用间差同李左车。(《挽李克农同志》)“房仆射”,即唐代名臣房玄龄,曾官拜尚书左仆射,他能谋善断。“李左车”汉代人。《史记淮阴侯传》载:他本陈馀将,后归韩信,信用其谋平定赵燕。后封广武君。李白《闻李太尉出征东南留别》诗云:“恨无左车略,多愧鲁连生。”董老用此典,高度评价了李克农同志的足智多谋和卓越贡献。(3)秋怀春兴忧伤意,昌谷遗编玉茗词。(《题百二寓屋诗词散曲稿》)“昌谷遗编”,唐代诗人李贺住福昌县之昌谷,因以为号,着有《昌谷集》。“玉茗词”,汤显祖自题居所为“玉茗堂”,故其《牡丹亭》亦称之《玉茗词》。这里是以李贺、汤显祖来称誉“百二寓屋”主人高宪斌的文学造诣。

  2、事典,即以历史故事入诗,或正面取义,或反用其事,从而加深诗句的意蕴。例如:

  (1)荐食惊蛇豕,同肩国步难。(《挽嘉义新四军通讯处涂罗十烈士遇害》)“荐食”句,典出《左传定公四年》:吴国攻打楚国,楚王奔逃。楚“申包胥如秦乞师:‘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虐始于楚。’”秦哀公开始不愿出兵,后为申包胥行为所感动同意出兵,秦楚联手终于打败了吴国。“封豕”,野猪。“荐食上国”,意为多次侵伐中原国家。董老用此典故,意在表明当时背景,即日寇对我国不断入侵,国共既已合作抗日。此典不仅用得准确形象,而且寓意深刻。(2)曾闻郑国驱狂狗,莫讶韩生笑沐猴。(《重庆办事处五周年纪念》)“郑国”句,典出《左传僖公三十年》:秦晋围郑,郑大夫烛之武临危受命出使秦军,智退秦师。“韩生”句,典出《汉书项籍传》:“羽见秦宫室皆已烧残,又怀思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韩生曰:’人谓楚人沐猴而冠,果然。‘羽闻之,斩韩生。”(3)果然六月惨飞霜,只为沉冤未可忘。(《感时杂咏》)“六月”句,典出《淮南子》:“邹衍尽忠于燕惠王,惠王信僭而系之。邹子仰天而哭,正夏而天为之降霜。”后以“六月飞霜”喻冤狱。(4)且惭一饭三遗矢,未就专门几折肱。(《八十三岁初度》)“一饭”句,典出《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折肱”,《左传定公十三年》:“三折肱,知为良医。”后喻对某事富有经验,造诣精深。用此二典,足见诗人毫不居功,谦虚谨慎的情怀。

  3、语典,即把古代诗文中的语句融合于诗作中,以丰富作品的思想情感和文化蕴涵。例如:

  (1)三台胜境偶留鸿,缭绕山川四望中。(《三台即景》)“留鸿”,这是化用苏轼《和子由黾池怀旧》中的诗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2)故交辗转问平安,总谓虬松耐岁寒。(《哭潘怡如》)“松耐岁寒”,语出《论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3)举杯互敬屠苏酒,散席分尝胜利茶。(《元旦口占用柳亚子怀人韵》)“屠苏”,酒名。卢照邻《长安古意》诗:“汉代金吾千骑来,翡翠屠苏鹦鹉杯。”(4)遵从马列无不胜,深信前途会伐柯。(《九十初度》)“伐柯”,语出《诗经豳风》:“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柯”,斧柄。“则”,标准、榜样。这里喻指社会主义前进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

  董老诗中的用典,在方法上颇具灵活自然,贴切巧妙的特点。具体而言,其中包括明用、化用、合用三种。

  1、明用,即直接把典故嫁接到自己的诗句中来,古人谓之“自出己意,借事以相发明”(《诗人玉屑》卷七)如上文所举的,“能谋颇似房仆射,用间差同李左车。”“荐食惊蛇豕,同肩国步难。”“果然六月惨飞霜,只为沉冤未可忘。”这些诗句中的人典、事典都可视为明用。董老诗作中还有直接借用古人诗句以作开头的。如:“出门一笑大江横,冒雨驱车丰满行。”(《游松花湖用朱委员长韵》)“我似老牛鞭不动,后推前挽总蹒跚。”(《谢寿》)这里“出门”和“我似”句,均是直接借用苏轼的诗句。它既为意义的生发,又是全诗的起兴之笔。

  (2)化用,即将典故巧妙自然地融于自己的诗句中,如水中着盐,有其味而无其形。古人称之“换骨法”.“谓用古人意而点化之,使加工也。”(《诗人玉屑》卷八)董老诗中用典,尤擅此法。例如:①、今夜鄜州看明月,得毋清皎与延同?(《过劳山寄延安诸同志》)“今夜”句,乃化用杜甫《月夜》诗:“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②、短景催人惊岁暮,悲笳动地阻阳舒。(《冬夜有怀张眉宣》)此则化用杜甫《阁夜》:“岁暮阴阳催短景”和“五更鼓角声悲壮”两句而来。③、洁若水仙幽若兰,梅香暗动骨弥坚。(《读花二绝句》)“梅香”句,化用林逋《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但这里梅的形象性格比林诗的描写则鲜明突出得多了。④、沪江波浪兼天涌,满目疮痍在水中。(《赠陈家康同志》)“沪江”句,即自杜甫《秋兴八首》“江间波浪兼天涌”的诗句化用而出。

  (3)合用,即将人典、事典以及语典同时用于诗句(篇)之中,扩大诗句的容量,给人以广阔的联想与想象。例如:

  ①、未因爱石心随转,每值闻鸡梦辄醒。(《挽沈衡山先生》)前句用语典,出《诗经柏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后句用人典。《晋书祖逖传》:“(祖逖)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②、场口横行到劝工,一年仍旧又春风。燃萁煮豆情何急,覆雨翻云技已穷。堪叹饿鸱矜腐鼠,剧怜猿鹤化沙虫。沪江波浪兼天涌,满目疮痍在水中。(《赠陈家康同志》)此诗作于1947年,诗中合用人典、事典、语典,借古讽今,指斥时政。“燃萁”句,用曹植七步诗的典故。“技已穷”,用柳宗元《黔之驴》文中的故事。“饿鸱”句,典出《庄子秋水》,文中以“饿鸱”喻惠子,以“腐鼠”喻相位。“猿鹤”句,典出《艺文类聚》引葛洪《抱朴子》:“周穆王南征,一军尽化,君子为猿为鹤,小人为虫为沙。”后指阵亡的将士或死于战乱的人民。“沪江”句,出自杜甫《秋兴八首》诗,用的是语典。此诗大量用典,而无堆砌之弊;冷嘲热讽,痛心疾首,足见诗人思想的深邃和才艺的高超。

  董必武同志诗作中的典故,或出自经史,或出自诗赋,琳琅满目,蔚为大观。若非有深厚的学养天赋,非有丰富的才情见识,是难以运用得这般娴熟自如出神入化的。

所属类别: 党建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