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首页招生动态成长故事 > 给忘却的花儿---曹敏讷(2013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学习)
详细信息

给忘却的花儿---曹敏讷(2013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学习)

日期:2014年3月20日 23:12
 

我曾是老师门下最骄傲,最自以为是的学生。

早在初中,我便是一个有着三角路的分数,却怀着考上华师一的梦想,而最后进了武汉中学的学生。到了武中,我也丝毫没有自觉性,我是压着录取线进入了武中的平行班,前面还有很多孩子在更好的班级里拼搏,但我仍一味的相信凭着自己那点聪明劲儿冲出高考的百万大军也没有什么难度。就这样,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学生开始在武中“作威作福”,放肆地享受着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高一高二,我不是最无理的学生,却也不是最听话的学生。我也曾为了安妮宝贝的一篇文章难受得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也曾为了海子的一首不成形的诗流出眼泪;也曾震惊于班上一两个天赋极好的同学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学校。高一高二,我拖着青春的点点伤痕,带着现实的丝丝残酷,哭着喊着笑着闹着走完了。

高二下学期是我们班的低谷,期末考所有有望冲一本的同学纷纷败北,留下我当了唯一一次整天被骂的全班第一,似乎也是唯一一次没有考进年级前百的第一。余老师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她是每次看到成绩单就叹气的,英语的单科第一班上排了二十几名,第二是我还没有过110分,语文老师看到成绩单就露出她那莫名的神情,只有熊老师——我们的班主任,还是在我们的面前傻乐,他总是能在我们如病危通知单般的成绩单上看到希望和进步,然后推推眼镜说:“我们总是有希望的”。

在高三即将正式开始的前夜,我心里某处感性的东西又开始泛滥,于是那个甚至都不能每天早晨按时到校的我破天荒的起了个早床,敲了好朋友的门,于是我们就去长江大桥看了第一次日出。那时的天空从幽蓝开始泛白,大桥上清冷的风还在脸上凛冽地追赶着,一直等到太阳最后出现,我们在大桥上放下了很多,也拾起了很多,放下的也许就是那个叫做幼稚的东西,拾起的是一份承重。那次的日出其实并没有很完美,没有想象中从无际的水面冒出的鹅黄那样融和,也没有黑夜一瞬变白天的喜悦,它只是一次平凡简单的城市里的日出,它承载了这个城市里太多人的梦想却回应以最苍白的真实,就像所有高考生的2013年,面对高考,我们付出了太多梦想了太多,直到亲身经历过才明白,高考过后我们的生活仍然平稳的继续。

我相信所有高三的孩子都有着相似的生活,每天不停地刷题,偶尔有空便四处晃晃,最后又晃回自己的座位继续刷题,高三了,唯一能做的,我觉得就是在相信你的老师的基础之上保持学习的姿态,不在乎我一天能不能完成自己制定的毫无人性的计划,也不在乎有没有熬夜通宵,真正需要的是高三一直以来不断地学习和反思。那时我们班上有一个刷题能人,基本上每天都能在放学前做完作业,那时她就坐在我的旁边,她刷题刷到亡命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我的神经,而这种无法松懈的感觉正是那个紧张的高三最需要的。整个高三就在高考倒计时牌飞快地翻动中打马而过,这段时光,它曾是青春的伤疤,却也是青春最美丽的花蕊,伴着我们的泪、我们的笑、我们的颓丧、我们的欢呼含苞待放。

高考那天,我的考场在15中,看考场时还下着的淅淅沥沥的雨也停了,一切都意料之外的顺利、平缓,惟记得考英语那场进考场时是自己的英语老师余老师送考,那时她没有对我们多说,只说了加油,却和我们每一个人击掌,那天她的手掌格外的温暖。两天的考试很顺利,每考完一场就说服自己忘记所有做得好的不好的,专注于下一场的考试,也许正是这样的心态,以至于一直到高考过后,生活都变得很平静,告别母校一阶一阶的楼梯,搬离学校五分钟开外的租房,直到重新把用过的教材,做过的练习册成捆成捆的收集起来时,心中都是绷紧的平缓,就这么结束了。

直到后来查了成绩过了一本线,选了学校填了志愿,也顺利的被自己的第一志愿学校以及专业录取,心中也没有起太大的波澜,一切都不过是像对号入座的事情那样顺理成章,生活开始发生改变,接下来又有许多新的东西要开始学习,生活少了很多感性的、脆弱的方面,多了更多的理性、现实,那个名叫梦想的东西开始被更多的schedule所取代,写枯燥的论文,做一次又一次的小组讨论,蓦然回首时属于高中的那些零碎的小情绪也渐渐变得粗糙起来,我们都在努力,去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与高中,我与武汉中学浅浅淡淡的回忆就此结束了,而后会有更多的孩子来到这里,有更多的故事,我们会变得更好。

所属类别: 成长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